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辩论 >

2_《墨池编》2 在线阅读_书法

发表于:2019-04-14    点击数:

 梁与鹤鸣[共有的四年]

  右瘗鹤铭题云华阳眞逸撰刻于焦山之足常为江水所没好管闲事的人俟水落时摸拓而传之徃徃秪得其数字云鹤夀不知道其防便了世以其罕见尤其为竒惟余所得六百余字独为多也按润州图经认为王羲之书字亦竒特然不类羲之文笔而类顔鲁公不知道何人书也华阳真逸是顾况道号今岂敢遂认为况者碑无年代不知道那时疑前后重要的人物同斯号者也【瘗鹤铭实普通四年陶景书疑王逸少顾况皆非也详载东观余论予毎过京口恨不一见龙清戊辰春留京口月余爱金焦堆蓝凝黛矗立江中日一登逰抱千古之慨详询瘗鹤铭有三詺洞山足间断裂堕江中手摹得四十字有古篆籕气虽积笔成塜莫能得一组织之妙耳】

  陈圣智永文二辩

  右千字文今流俗多传此夲为佛塔智永书考其墨宝常川有文笔不类者杂于其间疑其石有亡缺后代妄补助之虽识者览之可以自择然终汩其真遂去其二百六十五个人组成的橄榄球队字其文既无所取而世复多有所佳者字尔故辄去其伪者不以文不行为嫌也蔡君谟今世知书者犹云未能尽去也

  梁书言武帝得王羲之所书千字命周兴嗣以韵次之今官法帖有汉章帝所书百余字其言有海咸河淡依此类推盖先存在学书者多为了这个目的语不独始于羲之也嘉祐八年octanol 辛醇十八日书

  陈章晖墓碑

  右陈章晖墓碑铭不著书撰人名氏陈隋暗中专门词汇之法极于精妙而文字頽壊竟至鄙俚岂彼时俗弊薄士遗其夲而逐其末乎余家集録所见颇多自开皇仁夀然后至唐髙宗已前中柱所刻徃徃不减欧虞而多不著名氏如钳耳君清德颂或著名而其人不显如丁道护依此类推数不胜数也慧湛陈人至唐太宗时始改尔其铭记墨宝很有法翫之忘倦惜乎不知道为何人书也治平元年四月晦日书

  汉末蔡俊松(四年)

  右汉槀长蔡君颂碑在镇府故天章阁指导教授杨畋尝为余言汉时书在者此为冠畋自言永远惟学此字余绝不识隶书因畋言遽遣人之常山求得之遂入于録

  汉代最早帝国碑

  右汉秦君碑首题云天故南阳太守秦君之碑秦君不知道为何人碑在南阳界中字已涂去不行识独其碑首字大仅存其笔画颇竒伟蔡君谟甚爱之

  汉代碑铭尚浊度。

  右汉残碑不知道为何人所存者才三十二字不复成文惟云高字幼知其名高又云天复活后知其为后汉时人而韩式风格在者甚完体质淳劲非汉民莫能为也故録之

  魏神用雕像装饰

  右神造碑像记魏神三年立余所集録自隋先前碑志皆未辄弃者以彼时有所取于其间也然患其文辞鄙浅又多言佛塔然独其墨宝徃徃工妙惟后魏北齐差劣直接显微镜凝块计数字法多异不知道其何原来为了得之遂与诸家相戾亦意其夷狄昧于见闻而所传讹谬尔然録之以资广览也此碑墨宝常川很尤可佳也神孝来年号按魏书神三年七月辛邜改元正光电导性而此碑是月十五个人组成的橄榄球队日立不知道辛邜是其月何日也当俟治厯者推之嘉祐八年七月十一日书

  后魏路夫子庙碑〔星河三年〕

  右鲁孔子庙碑后魏北齐时书多若此笔画绝不佳然亦原型而徃徃相类疑其一代所传当自有法又其画多异故録之以偹广览

  唐孔子神殿碑[ Wu De九年]

  右孔子朝廷碑虞世南撰并书予为童早期尝得此碑以学书当初形容完整的后二十余年复得斯本则畸形状态为了因感夫物之终弊虽金石之坚不克不及以自乆所以始欲集録先存在之遗文而藏之殆今盖十有八年而得千卷可谓富哉

  隋普光寺石头

  右州普光寺碑州者汉南阳郡之育阳县也应劭曰育水出农卢氏南入于沔故后代于育加水为淯阳西魏置州隋仁夀中顶替淯州又为淯阳郡唐为县属金州碑仁夀元年建犹曰州以后遂改淯州矣碑无书撰人名氏而笔画遒美翫之忘倦盖开皇仁夀以后中柱专门词汇多妙而徃徃不著名氏惟丁道护所书常自着之然碑石在者尤少余毎与蔡君谟惜之矜业已后率更与虞世南书始盛既接于唐遂大显矣治平元年新正七日书

  隋鼎道方旗寺石头(ren Yan二年)

  右啓法寺碑丁道护书蔡君谟云此书兼后魏遗法与杨家夲防异其自己的之交善书者众皆出一法道防所得至多杨夲开皇六年去此十七年书当益老亦稍纵也蔡君谟饱学有身份地位的人也于书尤称精鉴予所藏书未有不更其条者其谓道护所书为了隋之晚岁书学尤盛吾家率更与虞世南皆当初人也后显于唐遂为絶笔余所集録开皇仁夀伟业时碑颇多其笔画率皆精劲而徃徃不著名氏毎执卷使破灭为之嗟叹惟道防能自着之然碑刻在者尤少余家集録千卷止有此尔有太学官杨褒者喜収书独得其所书兴国寺碑是梁正明中人所藏君谟同样杨家夲者是也欲求其夲而不知道碑座位然不罕见则不行为佳物古人亦云百不为多一不为少者正谓此也治平二年立春后一日太庙斋宫书

  唐九成宫醴泉铭【贞观六年】

  右九成宫醴泉铭唐书桌监魏徴撰姓率更书九成宫即隋仁夀宫也太宗避暑于宫中而乏水以杖椓地得水而甘因名醴泉焉

  唐龙兴宫落碑(咸恒元年)

  右碧落碑在绛州龙兴宫宫有碧落尊像篆文刻其背故世传为碧落碑据李璿之认为陈惟玉书李汉认为黄公譔书莫知孰是洛中纪异云碑文成而未刻有二老道来请刻之闭户三日不闻人声人怪而破户有二鸽子轻快地掠过而篆刻好像此説尤怪世多不相信也碑文言有唐五十三祀龙集敦牂乃高宗总章三年嵗在庚午也又云哀子李训谊譔谌为妣妃造石像按唐书韩王元嘉有子训谊譔而无谌又有幼子讷元嘉以则天垂拱四年见杀在总章三年立后十八年有子讷不行怪而不应无谌盖史官之阙也嘉祐八年octanol 辛醇四日书

  唐崔景思碑〔景龙二年〕

  右唐崔敬嗣碑胡皓撰郭谦光书崔氏为唐名族而敬嗣不显皓为昭文馆有文化的人然亦无闻其现实文辞皆不行多采而余録之者以谦光书也其墨宝文笔不减韩蔡李史四家而名独不着此余屡认为叹也治平元年七月三十日书

  唐有道叶公碑〔开远五〕

  右有道教员叶公碑李邕撰并书余集古所録李邕书颇多末尾得此碑于蔡君谟君谟善论书为余言邕之所书此非常佳也

  唐希月的大孔张校长碑[开远十五世纪爷]

  右西岳腔张尊师碑王延龄撰李慈书尊师名敬忠其遗事余无所取所録者以慈书尔慈之书兼虞褚而遒丽令人满足的然不知道为何人以其书当初不一定不见称于世盖唐人善书者多遂不得独擅既又无他可称遂至泯然于后代以余集録之博慈所书碑秪得此尔尤为可惜的事也治平元年七月廿日书

  鲁敏南明用雕像装饰的附近的地区唐彩(开远十六)

  右卢舎那珉像碑蔡有邻书在定州唐世名能八分者四家韩择木史惟则世传而李潮及有邻时为罕见庆厯中今昭文韩公在定州为余得此本予所集録自非众有身份地位的人共成之不克不及若此之多也

  唐佩鸿鹄之志石头〔开远二十九个〕

  右裴大智碑李邕撰萧诚书诚以书著名当初今碑刻传于世者颇少余集録所得才数本尔以余之博采而得者止此故知其不多也然墨宝文笔多有区别的疑摸刻之有工拙惟此碑及独册碑打字机字体同而冠册碑在防阳而不完可惜的事也二碑皆李邕撰而诚书治平元年清朗后一日书

  唐安工的美国治理歌曲〔开远二十九个年〕

  右安公美政颂房璘妻髙氏书安公者名庭坚其遗事非竒而文辞亦匪大作惟其笔画遒丽不类嫁所书余所集録亦已博矣而嫁之笔着于金石者高氏一人便了然余常与蔡君谟论书以谓书之盛莫盛于唐书之废莫废于今余之所録如于頔高骈下至陈防壊等书皆有盖唐之壮士悍将暨正书手軰字皆可爱隶书儒之盛其书少数人者无三四人非皆不克不及盖忽不为尔唐人书看见今而名不知道于当初者如张师邱缪师愈依此类推盖又数不胜数也非余録之则将遂泯然于后代矣余于集古不为有益也夫治平元年新正惊爆十三天书

  唐诗碧寺,Maitreya,如歌〔开远二十九个年〕

  右太原府交城县悬崖寺鐡弥勒像颂者林鹗撰防军房璘妻高氏书余所集録古文自周秦以下讫于显德凢为千卷唐居其十七八其名臣尊贵下至山林幽隠之士所书莫不皆有而嫁之书惟此高氏一人尔然其所书刻石存于今者惟此颂与安公美政颂尔二碑笔画打字机字体逺不相类殆非一人之书疑摹刻有区别的亦不应相远为了又疑好管闲事的人寓名认为竒也识者当为辨之治平元年端午节日书

  八年前唐美元的夫子庙石头

  右美原夫子庙碑县令王嵒